Youth Union 青年聯社

星期六, 3月 25, 2006

青年運動求戀期


梁靜珊 青年聯社

青年議會的發展背景自沙田青年議會於1990年正式成立及運作,是全港首個成立的地區青年議會。觀塘青年議會其後於1994年成立,而大埔青年議會、荃灣青年議會及西貢青年地區議會相繼於1998、2000及2001年成立。

而我就是由第一屆的西貢青年地區議會,參與到第三屆,為何會這樣堅持呢?當然不是空閒著,沒有東西做,而去參與啦﹗或多或少都有理想與抱負,這些年來,青年發聲還是進展得初步階段,青年還未能意識到自己需要發聲,需要就著各種不用事物提出看法;而青年在政府架構內,只是與市民同屬均一等,政府亦鮮有就著青年相關議題,向青年作諮詢。這種局面,正是你不問,我不語。


回顧起由19歲參與到24歲,19歲參與第一屆西貢青年地區議會、20歲參與地區青年團體:青年網絡、21歲與志同道合青年創辦:青年聯社、22歲走入社運圈子、23歲再加入第二屆西貢青年地區議會、24歲還可繼續加入第三屆西貢青年地區議會。這些年來所花的時間數上也不少,但是成效真是強差人意。在當初辦團體組織時,內鬥的情況真的日日新鮮,日日金﹗自從走入社運圈子後,眼光擴闊了,有感還有很多不公平的事等著要去幹,為何還要糾纏在人事當中,倒不如在餘下青年時光中,為青年運動付出多一點。

為何要說將餘下青年時光,為青年運動付出多一點呢?因為時間真是流逝得很快,若以青年事務委員會的青年約章內厘定青年年齡時,我便快超齡了﹗時常有種說法,難道過了25歲便不是青年嗎?是的,過了25歲不等於你不再年青,而是因為有些角度已經不再青年,不再單一出發,會考慮更多層面的東西,會變得圓滑了,故此像是與普遍青年脫節了。

在青年運動中感到可惜的,要算是青年發聲還是在起初階段,青年人的自我身份認同亦不強烈,使到青年運動每況月下。縱使零三七一後,青年要發聲這股推動浪潮,啟發了不同青年走出自己圈子,踏上抗爭路途,但這個後續卻又開始沉沒。他們遇到難以浸入的領域:學校、青年中心。以上兩個地方,主要是聚集青年的地方,同樣地亦是削減青年團結的地方。因為學校及青年中心同樣地先政治審查各地區青年團體,盡期所能去政治化,通稱「立場中立」,若用「政治潔癖」來形容,應較為貼切。若轉移地點在街頭時,將會與一般議員在街站站立無異,人流都是刷身而過。

在青年運動中也有低潮期,由零三至零六期間,看見身邊為組織青年團體的青年人,一個又一個解散,步入社會運動界的圈子內,或以另一身份斷續走民主路。在現在資訊科技年代,著重個體,不需組織,而跟著青年聯社的思維,以著重組織性的團體,是否已經過時呢?並不,反而在組織上困難重重,如強調鼓勵青年發聲及參務社會事務的學校及青年中心,又以「政治潔癖」為由,將各黨各派拋出這圈子,只強調培訓青年,用盡制度來鉗製政黨背景人仕加入。這令青年發聲平台,都只能維持每屆約二十人。「政治潔癖」會否反令青年眼光得不到擴闊呢? 這樣一來,莫說組織,連認識也困難﹗


青年發聲如何走出困局呢?唯一方法是,成立更多以獨立組織身份的青年團體。這樣既能令「政治潔癖」機構安心繼續培訓青年發聲,又能令青年自我團結起來。但這場組織運動,不知會在何時能體現出來﹗現在的我,只想在這青年運動中盡量留下足跡,印記在歷史當中﹗

運用在第三屆西貢青年地區議會的身份,盡力在架構上增添更多原素,好便後繼者青年能易於走這條青年運動之路﹗


1 Comments:

  • 看過閣下的見解
    相信妳一定是對這十年的經歷感觸良多
    也看出閣下對青年活動有一定的認識

    不過,個人認為這或許是事實的一部分

    當然,閣下所見
    如果推行青年運動的同志
    自己根本也不團結
    試問又豈能凝聚他人?
    在下對此點深信不移

    但在下於最近十年的體會
    除了閣下的見解之外
    更有感青年活動在香港一直停濟不前
    現今的青年人不像六七十年代般,未有因著時勢及時關心社會局勢,或多想為社會做貢獻
    或多或少與青年人自己的自我發掘及追求未能滿足有所關係

    隨著社會形態變化
    再加上消費主義急速掘起
    以致社會氣氛及人的價值觀開始慢慢變化
    大勢教導開始趨向攻利化
    社會最具權威的『能力值』就莫過於錢財、或是潛在的『錢財』(比如學歷等)

    就因著這個微妙的變化
    好多時讓一班有志有抱負的青年人面對考驗
    通過考驗的,當然可以熬得過
    不能通過的,或多或少都會因而跌倒
    可以再次站起還好,但縱觀吾等青年人的素質與當年的青年人有一大段距離
    有時一蹶不振就成定局
    難待翻身之日

    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既然『修身齊家』也未能兼顧,
    要一班青年人去動身『治國平天下』
    是否有一點強人所難?

    那怕有心也修了身齊了家也好
    另一方面,觀近幾年的政治形勢
    政界的黨派鬥爭日趨激烈且不理性
    那怕就在一個黨內也會有內鬥的情況出現
    再加上傳媒不斷的吹捧
    如此不祥和的氣氛
    令有心貢獻社會的人也會因此而卻步

    當然,增設青年團體實在是一個推動青年運動的出路
    因為這樣可讓青年人有多一點機會去投身實現貢獻自我之道
    惟比起建立讓青年人發聲的渠道,更重要的就是如何讓一班自我價值整體價值偏低的年青人重新自我建立,讓他們再次有發聲的意識和意慾。作為推動青年運動的我們,可謂擔當一個重要的推動者角色。

    個人認為,作為領導的角色,首要的條件就是要時刻察驗自我對週遭事物的包容力。作為人群中優秀的領導者,首要條件就是要有良好的包容力,終歸如果世界沒可能只有一種聲音。誠如諸葛孔明於出師表對劉禪所云『開張聖聽』正正就是這一個意思:如果作為領導的人不『聽』,試問又怎能全體顧及社會需要呢?

    其次也是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清楚察驗自我。上述提到青年人需要『修身齊家』方可『治國平天下』如果連作為帶頭的也不能身先士卒,否則結果連自己的理念也沒有一個透徹了解,今天到河東、明天去山西,結果才發現自己繞了圈,還是回到河東好。到最終卻背負了一個『牆頭草』的罪名,舉棋不定,實為帶頭者的大忌,只會讓後來者感覺不到安全感,因而放棄、或甚是走歪了路。

    其實想說的還有很多,不過一時三刻卻整理不來。想深一層,解決問題可說是一個瞎子摸象的過程,並非一語半句就可以成就,也不是我或其他任何單獨個體的所謂精辟見解可以成就得了,當中還需要每一個有心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去彼此搭通渠道才能成能,所以,到最後,還是一句:『團結就是力量』當齊心一起,沒有甚麼問題是想不通的。

    希望此話題會結大家一個充裕的空間去討論

    也衷心多謝樓主出此題讓我們有一個反思的機會。

    綾小路雷太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四日 凌晨

    By Blogger 綾小路雷太, at 2:40 上午  

發佈留言

<< Home